• <dl id="se8lq"></dl>
    <progress id="se8lq"></progress>
    <dl id="se8lq"></dl>
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漳州新聞網  >  娛樂

    周濤 過了第四個本命年,想把時間還給自己

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娛樂  2018-08-15 17:02  來源:新京報  編輯:鄭俊珺 鄭俊珺   
    字體:【

      《情書》中周濤從13歲演到53歲。央華戲劇供圖

      《情書》中周濤從13歲演到53歲。央華戲劇供圖

      2016年與朱軍在央視猴年春晚舞臺上。圖/視覺中國

      離開《綜藝大觀》時,周濤為觀眾獻唱《掌聲響起來》。圖/視頻截圖

      在大眾眼里,對周濤的認知還停留在她是央視“最美女主持人”之一。27歲主持《綜藝大觀》一炮而紅,隨后連續16年擔任央視春晚主持人,她成為迄今為止主持春晚次數最多的女主持人。2008年,她代表央視站在鳥巢之巔解說奧運會開幕式,2016年以前,她從未錯過央視的所有主持重要時刻。

      兩年前,周濤毅然向工作了21年的央視提出離職,調入北京演藝集團轉向幕后,做起音樂節導演,為電視片配音,在今年她更是首次嘗試出演話劇——與孫強合作主演《情書》,在南京、長沙等16個城市巡演后于8月16日-19日北京首演。周濤在陌生的戲劇舞臺上挑戰自我,從13歲的小姑娘演到53歲的中年人跨越了40年時代變遷,她為這個話劇瘦了四斤卻心里踏實無比,因為“演話劇是我年少時的夢想,今年終于得償所愿”。

      周濤說從進入央視到決定離開央視,她決定讓人生和事業步入更自由的階段,只因“時不我待”的緊迫感愈發逼近。她想嘗試更多自己喜歡的事,并努力做到無愧于心。頭銜、競爭、榮耀,都不在她的留戀范圍之內,“即便實現夢想需要拋棄一些大家很向往的東西,我也會很勇敢地拋棄。因為我不想為了固守所謂的成就、位置,給自己留下更多遺憾。即便最后沒有成功,我也從不會后悔自己選擇的路。”

      進行時

      戲劇人周濤一句詞練一晚

      但只給演員身份打60分

      排演《情書》初期,周濤曾度過一段非常焦慮的時期。對于完美主義的她來說,最大的焦慮在于此前她從未有過話劇經驗,因此無法掌控完美的界限。她的話劇情結由來已久,“我之前是舞臺劇熱心觀眾,經常去看。有想演,但之前在央視工作有明確的規定和限制,很多社會活動不可以參加,我得遵守平臺的管理和規定。”

      在話劇《情書》中周濤飾演了家境殷實、漂亮且獨立的路佳佳一角。從70年代汪洋肆意揮灑青春的傲嬌少女,到經歷過時代變遷、生老病死的沉靜中年婦女,周濤僅通過大量獨白,便精準地演繹了從青春洋溢到蒼老疲憊40年的歲月蛻變。周濤說劇本她看了三次,哭了三次,每段經歷都是她記憶中曾經歷過的,“雖然我比路佳佳小幾歲,和她的感觸不太相同,但我們都是在追求自己喜歡做的事情。”她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,所有時間都用來鉆研劇本,一句話、一個眼神、一種表情、甚至一口氣息,她都要提前反復排練。戲中“全北京除了我爸爸,你是我最喜歡的人”這一句臺詞,周濤整整排練了一個晚上。

      尤其在塑造與自己現在年齡比起來跨度很大的13歲路佳佳時,周濤在表演方式上一點點“摳”:“因為她十三歲,所以我覺得從聲音的表達上讓她高音區多一點,因為小孩子說話調門比較高,語速更快一點。我的腳步也很輕盈,因為十幾歲的小女孩走路是連蹦帶跳的,包括看男孩的小眼神,就是從細節里抓取這個人物,而沒有刻意地表演一個小孩。”

      導演、搭檔、工作人員都說周濤在幾天之內達到這樣的表演效果已經非常專業,但做了20多年節目,周濤深知過程中吃過多少苦都不會有人關注,所有舞臺都是結果導向,“沒有人能做到完美,但在臺上的表演,我必須對得起自己,對得起觀眾。話劇我要比平時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才能接近完美。”她沉浸于舞臺獨有的魅力:“舞臺劇最大的魅力就是動態調整。跟演電影電視劇不一樣,你的影像已經固定下來,但舞臺劇每場都會有不同,你可以讓自己比上一場演得更完美。那種成就感是很強的,而不是一種簡單的重復,它是一個富有創造性的工作。”

      即便如此沉醉于舞臺創作,但周濤也很清醒地認知做舞臺劇演員可能并不會成為未來常態:“跟專業的演員比,比如跟搭檔孫強老師比我就欠缺很多。我沒有經過太系統專業化的訓練,從技術上來講有很大的短板,所以不太敢把自己定位于專業演員。”當問及對《情書》中自己的角色打多少分時,周濤說:“我對我自己的標準不是主持人跨界的60分,是專業演員的60分。我覺得差不多我剛好夠到。”

      過去時

      主持人周濤

      沒說過普通話,卻拿下播音藝考第一

      周濤是個非常清醒且篤定的人,她會很自信地告訴眾人“我的人生真沒有要推倒重來的部分”,“我會對我的人生負責。是我自己的選擇,就沒有巨大的遺憾。”這股勁兒從小就扎根在周濤性格深處,我們把時間倒帶……

      周濤出生在安徽省淮南市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,奶奶、爸爸、媽媽都曾是老師,所以年幼時,周濤就認為老師是全天下最棒的職業,從懂事起便養成了努力讀書的習慣,為成為一名老師做準備。每讀完一本書,周濤都會寫下長篇的讀后感,記錄自己的讀書所得。漸漸,光周濤的讀書筆記就積攢了幾大紙箱。在此之前,周濤從未對學藝術動過心思,她說,自己是上課被叫到讀課文,都會臉紅心跳的那種孩子。直到臨近高考,北京廣播學院(現中國傳媒大學)在安徽招生,全省錄取名額只有1個,但卻吸引到5000多名考生報名。學校老師也建議周濤去試一試,并和周濤爸爸說,周濤身上有藝術天賦,學藝術沒準還能多條路可走。

      當時周濤完全不知道播音主持是什么,但考慮到未來就業,周濤懵懂地開始學習表演,“我是萬事不爭第一,但決定去做就一定要努力做到極致,屬于干活不惜力的那種人。”于是苦學半年之后,周濤從一個完全沒說過普通話的地方孩子,一個字一個字地摳發音、咬字,最終以專業課、文化課雙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廣播學院。

      她說,學播音主持是命運給予她的一次饋贈。有些人被命運推去做不喜歡的事,只能麻木地選擇接受,但她卻幸運地愛上了這份職業,“我只愿意做我喜歡的事情,感謝命運讓我恰好遇上了自己一輩子的興趣所在。”

      《綜藝大觀》里豁出自我,巔峰時選擇離開

      1992年周濤順利調入北京電視臺,擔任《北京新聞》播音員,同時主持《影視圈》、《五彩繽紛》等欄目。三年后,她又憑借成熟知性的主持風格,從眾多候選人之中脫穎而出,成為央視《綜藝大觀》的主持人之一。

      《綜藝大觀》的五年是周濤成長最快的階段。周濤骨子里存有內向的一面,在節目外,她從不和陌生人打招呼,也不喜歡主動和別人交流,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安靜地坐在一旁準備臺本。但《綜藝大觀》是現場直播,不僅需要機敏的應變能力,同時在訪談、表演、戶外等多個環節都需要和嘉賓有極強的互動,甚至需要豁得出去自己。為了對得起觀眾,周濤在主持《綜藝大觀》期間,不僅硬著頭皮接觸抖包袱的小品表演,還嘗試了高空蹦極等之前絕不敢嘗試的事情,“我很自律,當別人給我很高的評價,我就會用更高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,雖然很困難,但是為了把節目做好,我必須突破性格中的弱點和障礙。”她曾經準備每一個采訪都會耗費幾天的時間,不僅會預設問題,甚至會思考對方會如何作答,不同的答案她又該如何追問,直到把整個采訪流程控制在可掌握的范圍之內。

      《綜藝大觀》不僅保持著經久不衰的超高收視率,也讓周濤獲得人生中首個“金話筒”獎。看似事業扶搖直上,但2000年,周濤在做了100期《綜藝大觀》之時突然選擇離開這個舞臺,嘗試去做一檔央視從未有過的,跟社會和老百姓生活更貼近的慈善節目《真情無限》,并從主持人轉為制片人。她深知,如果繼續留在《綜藝大觀》可以維持很好的曝光度,但卻限制了她今后的設想和發展,“央視沒有不變的主持人,我很明白自己當時想要做的是什么事情。”

      在最后一次錄制《綜藝大觀》時,周濤為觀眾獻唱了一首《掌聲響起來》并和臺下觀眾一一握手。當時導播反復把鏡頭推得很近,希望記錄下周濤感動落淚的樣子,但最后只拍到她平靜淡然的面容,“你可真堅持得住啊!”導播感嘆。周濤笑言自己當時其實也很感動,但卻沒有想哭,“我好像很難感動到自己,也受不了別人對我特別好。可能我比較理性吧,即便未來會遇到困難,也都是我自己選擇的,沒什么可自怨自艾的,所以也沒什么難以割舍的。”

      離開央視,是因為有時不我待的緊迫感

      在央視工作的21年間,周濤從沒有休過一天假,365天都保持著緊張的工作狀態。某一年爸爸生病住院,當時周濤正忙于重要的項目,如果去醫院照料便會令整個團隊工作停滯。思慮很久,她決定忍痛為父親請了護工。“在那一刻,工作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,比我的家人重要,比我個人的生活、比我的情感中所有的都重要,而且我是心甘情愿的。”

      但在2013年周濤第二次缺席央視春晚時,關于周濤或將離開央視的傳聞便不絕于耳。直到2016年,周濤時隔四年再度回歸春晚,很多觀眾以為這意味著她將回歸幕前,但沒想到卻成為她在央視春晚舞臺上的最后一次亮相。2016年年底,周濤正式調離了工作21年的央視,進入北京演藝集團擔任首席演出官,徹底扎根于舞臺幕后。

      周濤說離開央視并非一夜之間的決定。央視讓她被更多觀眾所知,但越廣闊的平臺,便越不可能容許有野心的人,隨心所欲去實現想法。慢慢地,臺里為周濤分配的節目和工作,越來越多是她駕輕就熟便可完成的重復性任務,她向往嘗試的事情,也似乎都是平臺很難準許的。2016年正值周濤的第四個本命年,她開始意識到好多想法如果再不抓緊時間實現,可能再一晃,這輩子都沒有機會觸碰了,“正是這種時不我待的緊迫感,讓我做出這個至關重要的選擇,決定把時間還給了我自己。”

      離開央視的周濤嘗試了很多新鮮事物,大多仍在她的可控范圍。進入演藝集團后擔任了“2017奧林匹克公園夏季音樂季”的總導演,近十年的幕后經歷讓她從創意到籌備都有序地進行。此前也有不少文化節目與她洽談合作,今年年初她也友情主持了山東衛視的春節晚會。話劇也是她新的嘗試,盡管可能不會長期轉型,但她享受著對人生無限的探索。

      采寫/新京報記者張赫實習生劉姝君

      人物攝影/新京報記者朱駿

    河北11选5平台